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美夸大了美中贸易逆差额(锐财经

时间:2018-04-07 20: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推动中美贸易,其依据是中美贸易失衡严重,美国一年亏了5000亿美元。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及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龙玉的课题组的研究表明,这一依据不全面,也不准确。实际上,国际贸易不仅包括货物贸易,也包括服务贸易。多年来,中国对美国积累了大量贸易顺差,但主要是在货物贸易领域;而在服务贸易领域,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呈逐年扩大之势,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服务贸易进口国,而美国是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

  课题组的研究发现,从经常账户整体看我国国际收支,可以发现,我国经常账户顺差在2008年达到4206亿美元的峰值后回落,其中,货物贸易顺差在2015年达到历史高点(5670亿美元),而服务贸易逆差仍然呈逐年扩大之势。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1720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4761亿美元,较上年下降179.8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2612亿美元,较上年扩大170.4亿美元。而美国是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最大来源国。从中美服务贸易差额总规模来看,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几乎与美国在国际贸易中获得的全部服务贸易顺差相当。

  如果从中美双边贸易的视角重新计算两国对彼此国际收支差额的贡献,2016年中美贸易逆差实际上不到2000亿美元,相当于我国货物贸易顺差的39.4%,美国货物贸易逆差的25.9%。从货物贸易看,在美国高达7500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中,向中国购买的货物仅占1/3。从服务贸易看,据我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对美服务贸易逆差高达557亿美元,占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总额的23%,占美国服务贸易顺差总额的22%。2006年至2016年,美对华服务出口额由144亿美元扩大到869亿美元,增长5倍。

  因而,仅从中国的大量货物贸易顺差和美国的逆差来讨论中美贸易失衡,而忽略了两国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全貌,是有失偏颇的。

  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我国居民出境旅行的商品购买也计入了服务贸易的旅行项中。这意味着一部分货物贸易隐藏在服务贸易中,中美货物贸易顺差事实上被高估了。而旅行项下的逆差恰恰是对我国服务贸易逆差贡献最大的。2017年,我国2612亿美元的服务贸易逆差中,旅行项为2209亿美元,占服务贸易逆差总额84.6%。

  旅行服务贸易不只是旅游,而且包含了更加广义的活动。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旅行服务贸易支出包括“我国居民境外旅行、留学或就医期间购买的非居民货物和服务”。根据外汇管理局对国际收支平衡表的数据诠释,自编制2016年全年国际收支平衡表正式数起,国家外汇管理局全面采用旅行收付渠道数据来编制旅行收入和支出数据。旅行收付渠道涵盖银行卡(含信用卡和借记卡)、汇款和现钞花费,其中,银行卡和汇款数据均为全数统计;现钞花费数据通过年度个人调查获得的银行卡与现钞花费比例进行估算。这一估算方法意味着,居民出境旅行的各项花费均被计入旅行服务贸易项下,包括购买商品。

  众所周知,我国居民出境旅行在高端消费品购买等方面的支出较大。这部分高端商品的购买,实际上应包括在我国对外货物贸易逆差的来源中,因为,如果没有这些高端商品的携入,就需要通过我国货物进口来弥补。2016年四季度,我国旅行项下服务贸易借方金额同比增长21.6%,而出境游客人次同比仅增长4.7%。我国出境旅行支出的增速远高于出境人次的增速,我国居民人均境外消费在不断增加;在出境游人次中,赴美旅行人次同比增速为6.6%,较出境游人次总数的增速高1.9个百分点。2016年全年,我国旅行社组织出境游客人次达5587.9万,旅行服务贸易借方金额261美元,按此计算得到人均花费为4673美元。在出境游人次中,赴美旅行达到30.3万人次。假设我国居民出境旅行中30%的支出用于购物,那么2016年旅行服务贸易项下的对美货物贸易逆差可达145163万美元。而这很可能是一个低估的数据。比数据本身更重要的是,数据背后反映出中国国内市场高端消费品领域有效供给不足。

  从收入的角度举例一二。据中国商务部测算,2016年中国游客在美人均花费约1.3万美元,远超其他国家游客在美花费,当年旅游支出高达352.2亿美元,平均每天为美创造约9700万美元收入。此外,美国为中国学生出境留学第一大目的国。中国在美留学生2016年人均花费约4.5万美元,为美贡献约159亿美元收入。美国联邦移民执法局的报告显示,中国在美留学生数量约35.3万人,占在美国际学生总数34%。此外,美国是目前中国技术进口第一大来源国。2016年,中国自美国技术进口合同1189份,合同金额96.38亿美元,占中国技术进口合同总金额的31.36%。这些收入显然也支撑了美国第三产业较高的劳动生产率。从绝对数值看,美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大约是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4倍左右。

  从就业的角度看,无论是旅行、教育还是医疗服务,都促进了当地劳动力市场的繁荣。服务业本身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远超制造业创造的就业岗位,尤其是在如今高科技时代。美国是典型的消费驱动增长的经济体,服务业占其P的比重高达80%左右,而服务业的就业占比更是高达82.5%。

  在我国服务贸易逆差较大的领域中,除旅行外,运输服务、知识产权使用费、保险服务也存在较大逆差,逆差额分别为561亿美元、239亿美元和74亿美元。随着中国新兴产业快速发展,知识产权使用费逆差仍有扩大空间。美方对华高技术出口管制实际上降低了我国对美国的贸易逆差。如果美方不对中方实施这些管制,从经常账户整体看,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会小得多。

  事实上,这些数据反映出的更多是中美贸易的互利共赢,而不是相互。在服务贸易领域,中国对美国的大量逆差也符合当前两国的比较优势。比较优势理论从绝对发展到相对,已经证明有贸易会好过无贸易,而贸易的方向由双方禀赋的差异决定。由于一方的生产力水平发展而带来的双方相对优势的改变,是可以通过改变贸易方向而使双方受益的。中国更加需要的,是进一步深化,提高自身在服务贸易领域的竞争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推动中美贸易,其依据是中美贸易失衡严重,美国一年亏了5000亿美元。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及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龙玉的课题组的研究表明,这一依据不全面,也不准确。实际上,国际贸易不仅包括货物贸易,也包括服务贸易。多年来,中国对美国积累了大量贸易顺差,但主要是在货物贸易领域;而在服务贸易领域,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呈逐年扩大之势,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服务贸易进口国,而美国是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

  课题组的研究发现,从经常账户整体看我国国际收支,可以发现,我国经常账户顺差在2008年达到4206亿美元的峰值后回落,其中,货物贸易顺差在2015年达到历史高点(5670亿美元),而服务贸易逆差仍然呈逐年扩大之势。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1720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4761亿美元,较上年下降179.8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2612亿美元,较上年扩大170.4亿美元。而美国是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最大来源国。从中美服务贸易差额总规模来看,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几乎与美国在国际贸易中获得的全部服务贸易顺差相当。

  如果从中美双边贸易的视角重新计算两国对彼此国际收支差额的贡献,2016年中美贸易逆差实际上不到2000亿美元,相当于我国货物贸易顺差的39.4%,美国货物贸易逆差的25.9%。从货物贸易看,在美国高达7500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中,向中国购买的货物仅占1/3。从服务贸易看,据我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对美服务贸易逆差高达557亿美元,占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总额的23%,占美国服务贸易顺差总额的22%。2006年至2016年,美对华服务出口额由144亿美元扩大到869亿美元,增长5倍。

  因而,仅从中国的大量货物贸易顺差和美国的逆差来讨论中美贸易失衡,而忽略了两国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全貌,是有失偏颇的。

  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我国居民出境旅行的商品购买也计入了服务贸易的旅行项中。这意味着一部分货物贸易隐藏在服务贸易中,中美货物贸易顺差事实上被高估了。而旅行项下的逆差恰恰是对我国服务贸易逆差贡献最大的。2017年,我国2612亿美元的服务贸易逆差中,旅行项为2209亿美元,占服务贸易逆差总额84.6%。

  旅行服务贸易不只是旅游,而且包含了更加广义的活动。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旅行服务贸易支出包括“我国居民境外旅行、留学或就医期间购买的非居民货物和服务”。根据外汇管理局对国际收支平衡表的数据诠释,自编制2016年全年国际收支平衡表正式数起,国家外汇管理局全面采用旅行收付渠道数据来编制旅行收入和支出数据。旅行收付渠道涵盖银行卡(含信用卡和借记卡)、汇款和现钞花费,其中,银行卡和汇款数据均为全数统计;现钞花费数据通过年度个人调查获得的银行卡与现钞花费比例进行估算。这一估算方法意味着,居民出境旅行的各项花费均被计入旅行服务贸易项下,包括购买商品。

  众所周知,我国居民出境旅行在高端消费品购买等方面的支出较大。这部分高端商品的购买,实际上应包括在我国对外货物贸易逆差的来源中,因为,如果没有这些高端商品的携入,就需要通过我国货物进口来弥补。2016年四季度,我国旅行项下服务贸易借方金额同比增长21.6%,而出境游客人次同比仅增长4.7%。我国出境旅行支出的增速远高于出境人次的增速,我国居民人均境外消费在不断增加;在出境游人次中,赴美旅行人次同比增速为6.6%,较出境游人次总数的增速高1.9个百分点。2016年全年,我国旅行社组织出境游客人次达5587.9万,旅行服务贸易借方金额261美元,按此计算得到人均花费为4673美元。在出境游人次中,赴美旅行达到30.3万人次。假设我国居民出境旅行中30%的支出用于购物,那么2016年旅行服务贸易项下的对美货物贸易逆差可达145163万美元。而这很可能是一个低估的数据。比数据本身更重要的是,数据背后反映出中国国内市场高端消费品领域有效供给不足。

  从收入的角度举例一二。据中国商务部测算,2016年中国游客在美人均花费约1.3万美元,远超其他国家游客在美花费,当年旅游支出高达352.2亿美元,平均每天为美创造约9700万美元收入。此外,美国为中国学生出境留学第一大目的国。中国在美留学生2016年人均花费约4.5万美元,为美贡献约159亿美元收入。美国联邦移民执法局的报告显示,中国在美留学生数量约35.3万人,占在美国际学生总数34%。此外,美国是目前中国技术进口第一大来源国。2016年,中国自美国技术进口合同1189份,合同金额96.38亿美元,占中国技术进口合同总金额的31.36%。这些收入显然也支撑了美国第三产业较高的劳动生产率。从绝对数值看,美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大约是我国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4倍左右。

  从就业的角度看,无论是旅行、教育还是医疗服务,都促进了当地劳动力市场的繁荣。服务业本身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远超制造业创造的就业岗位,尤其是在如今高科技时代。美国是典型的消费驱动增长的经济体,服务业占其P的比重高达80%左右,而服务业的就业占比更是高达82.5%。

  在我国服务贸易逆差较大的领域中,除旅行外,运输服务、知识产权使用费、保险服务也存在较大逆差,逆差额分别为561亿美元、239亿美元和74亿美元。随着中国新兴产业快速发展,知识产权使用费逆差仍有扩大空间。美方对华高技术出口管制实际上降低了我国对美国的贸易逆差。如果美方不对中方实施这些管制,从经常账户整体看,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会小得多。

  事实上,这些数据反映出的更多是中美贸易的互利共赢,而不是相互。在服务贸易领域,中国对美国的大量逆差也符合当前两国的比较优势。比较优势理论从绝对发展到相对,已经证明有贸易会好过无贸易,而贸易的方向由双方禀赋的差异决定。由于一方的生产力水平发展而带来的双方相对优势的改变,是可以通过改变贸易方向而使双方受益的。中国更加需要的,是进一步深化,提高自身在服务贸易领域的竞争力。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