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红刊财经】亚马逊会被“肢解”吗?

时间:2018-04-08 20: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走到哪儿都会成就一方的亚马逊,或许因为太过引人瞩目,而今“对手”和的双重阻击。先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点名亚马逊缴税太少,接着沃尔玛公司一位高管也跳出来亚马逊用不公平的手段损害了传统零售业,请求美国考虑“肢解”亚马逊。

  “”中有对亚马逊“亏损”扩张以至税收不高的不满,也有对亚马逊不断传统零售业的恐惧。实际上,市场也有声音希望亚马逊分拆出云计算业务(AWS)。接受《红周刊(博客微博)》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亚马逊未来能否主动或被动地“分拆”云计算业务现在尚无法,如果未来亚马逊要将云计算剥离,将致使其失去一个重要的“造血”工具。“对于投资者来说,或许更应该关注亚马逊将如何梳理、解决与新公司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关系。”

  特朗普向亚马逊“发难”的主要原因在于后者缴税过低。据统计,亚马逊占有了全美电子商务市场一半的份额,但纽约大学最新刊发的一篇文章却显示,过去9年,其竞争对手沃尔玛在税收和股东分红之前的盈利为2290亿美元,亚马逊的盈利只有140亿美元,同期相比,沃尔玛的企业所得税为640亿美元,而亚马逊仅缴纳了14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另有研究表明,2007年至2015年,标普500上市公司的平均税负是其利润的27%,其中,亚马逊的税负为13%,仅为平均税负的一半。

  但在看来,相比税收,“亚马逊效应”才是真正让所担心的。所谓“亚马逊效应”即部分传统行业因为亚马逊的进驻而被,传统零售业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美国的零售业中大型商场和购物中心约有620万员工的工作面临亚马逊日益激烈的冲击。GAFO(一般商品、服饰、家具与其他产品)的销售已经停滞不前,销售额在过去一年下滑18亿美元,相反,在线销售在去年第四季度却增长了137亿美元,亚马逊占据了其中的大多数份额。

  与此同时,许多历史悠久的美国传统零售公司正在关闭其实体门店。例如,杰西潘尼正在关闭其140家实体店(占比14%);梅西百货正在关闭100家实体门店(占比15%);西尔斯百货正在关闭150家实体门店(占比15%);科尔士百货计划把几乎所有实体门店的规模缩减;而玩具反斗城则在过去的5年里从未盈利过,在去年9月19日向美国法院申请了破产,透社最新报道称玩具反斗城可能关闭掉美国的885店——分析人士推测,每个这样的零售企业倒闭,在导致失业人口增长的同时,都会给亚马逊的市值增加50至100亿美元。

  在把传统零售业务不断吸引到线上的同时,亚马逊也在推与国内电商“线上线下”融合策略一致的做法:布局实体零售。据亚马逊在2月1日披露的2017年四季度财报,其当季来自实体门店的销售额超过45.22亿美元,环比三季度的12.76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250%。这意味着,亚马逊仅用一个季度就实现了实体门店销售额2.5倍的增长。虽然较线亿美元还差一个数量级,但已经相当可观。(见表1)

  而且,亚马逊财报是在三季度才将零售销售额分成线上和线下两个部分,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2017年8月收购了全食超市。另据彭博社消息,亚马逊可能会将玩具反斗城的部分门店收入麾下。将实体门店的业绩首次进行单独披露,无疑显示了亚马逊在线下零售领域扩张的“野心”。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亚马逊在电子商务领域能够获得成功,并将版图向线下扩张,主要得益于其长期执行薄利多销的政策。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亚马逊一直以亏损的方式运营网络零售业务,并通过以云计算(AWS)为代表的其他业务对零售业务进行“输血”。

  “亚马逊零售业务的毛利率的确非常低,如果没有云计算,亚马逊可能大多数时间都在亏损。”在《零售威观察》创始人、零售分析师王子威看来,虽然亚马逊提供了Prime会员服务消费者,但这种会费收入低于Prime会员由于免运费带来的增量订单而产生的仓储运输成本,这是导致亚马逊零售业务不赚钱的原因之一。“如果消费者花费99美元年费购买了Prime服务之后,哪怕只在亚马逊平台上购买1美元商品,亚马逊也会在免运费的同时两天内将商品送达,正是如此高的配送效率让亚马逊承担了高昂的运输成本。”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2017年亚马逊“销售成本”与“物流运输成本”的总和较2016年增长29.56%,高于“产品净收入”增长的25.26%。而且,近5年来,亚马逊的零售与配送业务的成本增速均高于其产品净收入增速。(见表4)

  “不过Prime会员服务的重要性绝对比想象中要高得多。Prime会员的续费率超过90%,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会员业务模式,如果没有Prime会员业务,亚马逊的零售版图不可能做到这么大。”王子威对《红周刊》记者表示,亚马逊的零售业务是一个典型的高频、刚需、海量的业务模式,这种特点就赋予其吸引流量的角色,也就导致零售业务的毛利率根本不会特别高;另一类就是以云计算为代表的低频、低需、少量但具备高毛利的业务模式,亚马逊正是通过零售业务得到大量的数据,将其导入云计算等高毛利平台,从而开展更多高毛利的业务。“今年1月份,亚马逊、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联合宣布成立非营利医疗公司并提供医保服务,也恰恰符合这样的逻辑。”

  正如王子威所言,亚马逊的服务毛利率(1-技术及内容成本/服务净收入)近5年来呈上升趋势并稳定在50%的水平以上,该服务主要包括为一直以来在为零售业务“输血”的云计算业务。而从“技术与内容成本”项目增长来看,2017年较上年增长了40.63%,高于2016年的28.27%和2015年的35.20%,可见亚马逊在该业务的投入力度在加大。(见表2、表3)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云计算净收入达到174.59亿美元,同比增长43%,并以45%的市场占有率称霸公共云市场,遥遥领先于微软和谷歌。即便如此,CNBC却援引高盛集团研究人士观点称,市场对于亚马逊公司旗下的云计算和零售业务的估值还是太低,“虽然目前每股价格已经接近1600美元(目前每股价格为1392美元),但必须看到那些正在增长的业务,特别是AWS互联网服务业务,这已经占据了公司主业的一半以上,鉴于此亚马逊今年的股价可能会轻松触及1800美元”。

  市场对云计算未来成长空间期待满满,云计算在亚马逊集团内的发展前景却于近日出现波澜——除了遭到零售行业的质疑之外,华尔街也有声音认为,云计算和零售业之间差异巨大,因此亚马逊应该分拆为至少两家公司,从而让股东价值最大化。

  在美国科技行业历史上,一旦科技公司做大规模,开始具备垄断市场的影响力后,往往会遭到和行业要求分拆的压力。比如,微软公司当年依靠Windows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营销音乐播放器、网络浏览器等软件,将过去领先的行业对手挤出市场,这导致微软在许多国家遭到了反垄断诉讼,甚至走到了分拆的边缘。而谷歌最近在欧盟、美国等地也了垄断市场的质疑,其中欧盟内部有声音要求对谷歌进行分拆。那么,目前的亚马逊是否会重蹈“分拆”覆辙?

  对此,某国内券商海外首席分析师对《红周刊》记者表示,特朗普是否真的会向亚马逊“动刀”现在不好下,但云计算在亚马逊生态圈当中扮演的角色之一就是支撑其电商业务的发展,未来亚马逊将云计算拆分出来,将致使其失去一个重要的“造血”工具。“如果云计算拆出来成为亚马逊的子公司,当中可能会涉及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间利益输送的问题,两家公司上市不是大问题,但我们更应该关注两家公司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关系要如何去解决。”

  不过,市场中亦有不同观点认为亚马逊“被分拆”的可能性并不大。《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近日发文称,基于对反垄断法的粗略解读,特朗普针对亚马逊的反垄断行动是难以实现的。这主要是因为,根据美国现行的反垄断法,只有“公司在某一市场上占主导地位”,或者“公司对消费者造成”这两种情况下,反垄断法才能被适用。但由于亚马逊涉及的业务种类繁多,不论是售书、食品还是电子产品,从虚拟到实体,亚马逊在其任何一个条线领域内都没有形成真正的垄断格局。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亚马逊在美国电商市场份额44%,在美国零售市场份额仅为个位数,就算AWS在公有云市场份额为45%,也远没有达到垄断级别。只有在细分品类市场份额较高,比如在印刷书籍市场份额可以达到50%,籍为70%,有声读物为90%。在竞争行为方面,亚马逊也不存在销售、价格歧视、哄抬物价、为特定消费者群体提供服务等反竞争行为。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