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机械结构回归是一场有关手机的“文艺复兴”

时间:2018-07-17 16:0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本文来自爱活网

  物理学将“时间”定义成始终向前的度量单位——铯-133原子基态的两个超精细能阶间跃迁,期间对应辐射的9192631770个周期的持续时间,这颗蓝色的星球就走过一秒。时间的不可逆决定了对于逝去的事物,往往只能纪念缅怀,因为它们全都一去不复返,狠心决绝难以追回。

  然而艺术和设计偏不这么想。度过中世纪的黑暗,繁荣的欧洲迎来了长达三世纪的文艺复兴,新兴资产阶级藉由那些美妙的绘画、雕塑、音乐以及文字作品,“再生”了希腊和罗马古典时期思想与人文艺术的高度繁荣。这也被视作人类由神为中心的神论时代,走向真正以人文主义为核心的全新时代。

  在以iPhone为首的大屏智能手机时代来临之前,甚至连诺基亚都没有独霸时代的时期,懵懂的手机行业就像是古希腊和古罗马艺术和哲学盛行的时代。厂商和设计师没有先例可循,也就意味着设计不存在固有的逻辑观念——翻盖、直板、滑盖以及旋转式的产品层出不穷。迷人的机械结构令手机充满了50年代的逻辑美学。

  这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阶段最终败给了“实用主义”为首的智能手机时代,在近5年的手机变迁中,屏幕变得越来越大、结构变得越来越紧密、外壳材质也愈发出色,可以往推出屏幕、旋开键盘的乐趣似乎一去不返——谁都知道,同质化和加速的迭代不仅困扰着智能手机设计师们,也很难让厂商停下来对抗“审美疲劳”。

  但就像神性压抑已久所爆发的文艺复兴,今年OPPO和vivo推出的真全面屏手机Find X以及NEX再次让纯机械回归了手机,它们通过奇妙的升降设计,隐藏起影响视觉元素的前置摄像头和传感器,进一步让屏占比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

  创新就像是一个轮回,来来去去,我们最终又会回到开始的起点。

  机械结构于手机而言,从来都是为了更小且更美

  1973年4月,一名普通的男子站在纽约接头,高举一部仿佛有两块板砖大小的物件,打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通移动电话。一年之后,摩托罗拉将其正式量产——DynaTAC 8000X正式上线,这部价值4000美金的设备需要进行10小时的充电,才能能够维持35分钟连续通话。

  在随后20多年的时间里,手机一直保持着板砖式的直板造型,没有人真的喜欢随身携带一块重达几公斤且造型丑陋的设备在街上走,但受限于模拟通讯的组件限制,手机的小型化之路走得并不通顺。

  改变发生于1995年,当年制造出人类第一部手机的摩托罗拉发布了8900,它是世界上第一部采用翻盖设计的产品,通过下翻盖将手机键盘隐藏于面板之下,令整机看上去变得更为简洁大方,也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用户将手机放在口袋中误操作的可能性。

摩托罗拉8890摩托罗拉8890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创意,也引发了许多同行的效仿,甚至衍生出了更多新点子令手机变得更为小巧轻便。比如当时摩托罗拉的对手诺基亚,就以“滑盖”作为卖点,推出了下滑盖机型8110,伴随着1999年《黑客帝国》在全球的大热,这部手机也成为诺基亚彻底崛起称霸市场的关键。

诺基亚8110与8850诺基亚8110与8850

  同样是作为欧洲厂商的西门子,则在前一年推出了全球首款真滑盖手机SL10——屏幕和导航键摆放在上方,而数字按键通过滑盖结构与屏幕分离。或许西门子自己都没想到,SL10会成为先驱,开创了未来一类重要的手机分类。事实上,相较传统直板手机,“滑盖手机”这类体积更小巧的设计,的确很快得到了市场的欢迎。

西门子SL10西门子SL10

  “滑盖”结构可以藏起键盘,让手机变得更小巧,“翻盖”设计同样可以,机械结构就这样默默为手机的小型化之路提供了无数种可能。同样是在1999年,摩托罗拉发布了“掌中宝”系列,328以及308这两款现在看来还略显笨重的产品,在当时可谓是开创先河,随后,翻盖手机就像是雨后春笋一样,成为了直板手机之外最为重要的手机产品构成。随后索尼爱立信,甚至还推出了旋转式的手机产品,在外形上又有了全新的突破。

摩托罗拉掌中宝摩托罗拉掌中宝

  “把不美的东西藏起来,让它看起来更美更小”,这或许是机械结构能够带给手机产品最大的优点,即便进入智能手机时代,这也没有任何改变。比如我们很难忘记支撑起摩托罗拉崛起的重要功臣——Milestone系列,它通过滑盖设计将QWERTY键盘完全隐藏在机身之下,当你需要时,就可以通过滑盖将它滑出。而ME600更是以“后空翻”之名,将旋转式键盘发扬光大。

  得到更大的屏幕和更小机身,OV的“创新”是新轮回的开始

  就像是Milestone和ME600为了在全键盘和屏幕尺寸之间达到平衡而启用滑盖的机械结构,OPPO的Find X以及vivo NEX其实也应用了同样的思路,只不过后者已经彻底抛弃了实体键盘的需求,这次需要干掉的对象,变成了前置摄像头和一系列传感器。

  无疑,用户对于智能手机功能期许不无关系。从2014年开始,大屏智能手机已经“养坏了”用户的胃口,每个人都会希望智能手机拥有更大的显示视野;然而我们的双手却没有再次进化,它会无时无刻提醒着大脑偏向于更适合持握使用的产品。因此,智能手机行业不断探索手机屏幕尺寸与体积之间的极限平衡究竟在何处。

  早在几年前,以魅族、ZUK为首的一众厂商开始通过缩小屏幕边框的方法以提升手机屏幕显示面积。随后,夏普和努比亚以屏幕边缘视觉折射作为技术基础,彻底将左右无边框变成了可能,而三星则另辟蹊径的通过左右侧双曲面屏幕,在视觉上减少了左右边框的存在,虽然方向各不相同,但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屏幕可视面积。

  而到了2017年,LG首先通过改变屏幕宽比的方式再次拓宽用户视野,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做法,也在解决了左右边框后,为厂商指出了一条全新的前进道路——继续干掉上下边框。于是我们看到三星Galaxy S8和Galaxy S9两代持续拿下巴和额头开刀,不断刷新数据。而以iPhone X为首的产品则选择率先干掉手机下巴,将前置摄像头、传感器等组件封装到额头区域,通过异形屏切割出特殊的“刘海”组件,以此增加屏幕的可视面积。

  这种并不完美的刘海屏在2018年的智能手机市场的确取得了胜利,即便它本身在显示的完整性上存有缺陷,但受益于上游产业链的青睐,今年大多数主流产品都采用了类似的模组设计。

  但谁心里都清楚,刘海始终是用来遮“丑”的,无论如何修饰,它都是悬挂在屏幕顶端的伤疤,在走向完美的路上,也许还会有其他的方法。OPPO和vivo无疑就做出了一种不同的尝试——令机械结构回归,将会影响屏占比的组件全面隐藏,只有在使用时才会浮现出来,从而令我们无需在刘海和屏幕之间做出选择。

  事实上,OPPO和vivo的升降式结构,就像是一次“创新”的轮回。因为早在十年前,三星M509就第一次通过上升的方法,将硕大的500万像素摄像头和屏幕隐藏于直板机身内,而索尼爱立信C902也在数年后发部了相同的创意。

三星M509三星M509

  这绝不是为了证明这些在历史上留下浓烈一笔的设备存在抄袭的嫌疑,只能说明机械结构在科技产品的设计上永远不存有“过时”的说法,它就像时尚元素一样,当瓶颈出现,每隔几年都将发挥出不同的闪光。

索尼C902索尼C902

  或许不是最优解,但探索永不停息

  创新是一把双刃剑,它提供了全新的观感和体验,但也容易令不明真相外界产生了一些担忧。首当其冲自然是使用寿命的问题,OPPO Find X和vivo NEX的升降结构提供有数十万次的使用,一般来说在智能手机的使用周期内,这样的寿命完全是足够使用的,更直接点来说,OPPO和vivo都承诺,升降结构铁定不会成为手机内第一个出现问题的组件。

  然而,用户对于机械结构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再精密的自动机械结构,在循环使用一段时间后,都容易出现难以逆转的磨损,可靠性方面的确要低于电路或是纯手动结构。同时,受限于微型电机的体积,难免对手机的内部空间设计提出更高的要求,OPPO和Find X和vivo NEX虽然在长宽都足够优秀,然而整机厚度依旧难说轻薄。

  因此,我并不认为升降式机械结构就是智能手机在进军“全面屏”的最优解,但相较难看的刘海屏,它的确是一种更优秀的方案。不管是OPPO Find X还是vivo NEX,都以超过90%的屏占比成为当前市场最能带给用户“沉浸式”体验的手机,在友商普遍还在“挤牙膏”的当下,这种创新显得更难能可贵。

  从爆发式增长到出货的放缓,智能手机行业终于走向“成年期”。用户换机欲望的下降以及功能更迭的瓶颈,迫使五大厂商无法再像以往用不痛不痒的新品来满足市场,精明的消费者们已经练就火眼金睛,只有真正出色的产品才能激发它们的购买欲望。

  至少从这一点来说,OPPO和vivo已经切实地走上了正确的道路,而Find X和NEX的成功,或许也将激发国产智能手机在未来实践更大胆的创新,开启属于智能手机时代的“文艺复兴”。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