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再启历史新局的时代担当——从社会主要矛盾看新时代中国发展

时间:2018-03-19 23:5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以人民幸福为己任的中国,带领人民开展伟大的社会,为民族复兴和人类发展书写新的华章。

  “五年来,经济实力跃上新台阶。国内生产总值从54万亿元增加到82.7万亿元,年均增长7.1%,占世界经济比重从11.4%提高到15%左右,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

  界看来,中国有太多奇迹:全球工业化以来经济长期增长的奇迹;以世界7%耕地养活逾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奇迹;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3.1%的奇迹……

  没有谁比中国更懂中国。同广大人民群众的直观感受相吻合,同时代和国情的变化相一致,党的十九大对中国社会主要矛盾作出的新概括,得到广泛认同。

  1981年6月6日,年过半百的袁隆平登上领台,接受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特等发明:他带领团队研究的籼型杂交水稻,为增产粮食作出巨大贡献。同时获得一等发明的是棉花良种“鲁棉一号”。

  彼时,中国经济总量仅占世界的2%,位居最不发达的低收入国家之列。发展生产、解决温饱,无疑是党和国家工作的重心所在。

  就在袁隆平获的这年6月,一个重大的论断,载入《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在社会主义基本完成以后,我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还是水稻研究,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又有多项金榜题名。所不同的是,获缘由从增加粮食产量,转变为提升粮食品质、粮食安全。科技的迭代,折射出人民需求的变迁。

  “我国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在我看来,小康社会就是要实现从过去的‘吃饱’向‘吃好’转变。”袁隆平如是说。

  “我国虽然还没有达到发达的水平,但用‘落后’来衡量我们的社会生产,显然已经不符合实际了。这是社会主要矛盾的一个重要依据。”国家发展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说,提出社会主要矛盾,既是对客观现实的准确把握,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客观依据。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现代化、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同向发力,必须抓住主要矛盾,牵住问题的“牛鼻子”。

  在国家发展委主任何立峰看来,推动化解社会主要矛盾,是新时代所有工作的出发点、着力点和落脚点。

  从解决温饱到全面小康,人民的需求更加多元,层次不断提升,由对“量”的需求转向对“质”的追求。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集中反映在免于匮乏。现在,对、、公平、、安全、的需求,指向的则是获得。”中央党校教授周为民说。

  显然,新的社会主要矛盾解决起来难度更大。勇于把这一矛盾变化出来,中国以这样的方式展现着高度的理论自觉和实践担当。

  “尽最大努力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这是中国勇敢的承诺,它必将是伟大的征途。”一位网友在留言中写道。

  当中国人已经制造出航空母舰、载人飞船、高速铁等国之重器时,依然对指甲盖大小的集成电芯片“望芯而叹”。

  2017年,我们花在进口集成电芯片上的钱,是进口原油的1.6倍,也远远超过其他许多大商品。

  提供了覆盖人数最广的医疗卫生服务,、上海一些三甲医院却常年人满为患。为了排上一台手术,有的患者要等待半年之久。

  建成了世界最大规模的义务教育体系,在四川大凉山腹地,孩子们睁大充满求知欲的眼睛,却要面对“留不住老师”的困境。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江西瑞金到西海固,从吕梁山区到大小凉山,还有不少身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的人们,同深度贫困进行着不懈。

  如同硬币的两面。发展提升了人民的需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又凸显出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从太空俯视神州大地,长江如同一条美丽的丝带,起西部边陲到东海之滨10余个省份。同饮一江水,经济发展水平却天差地别。

  在长江之源的青海,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刚迈入4.4万元的门槛;位处长江入海口的上海,这个数字已超过12万元。如果以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衡量,差距同样悬殊。

  有人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呈现从沿海到内陆、从先行试点到全面推开的梯度式发展历程。沿海地区得风气之先,因而率先发展起来。

  80多年前,当青年学者胡焕庸在地图上描绘等值线人口密度图时,也许并未想过,他自瑷珲至云南腾冲划下的一条线,影响竟如此深远。

  “胡焕庸线毫米等降水量线基本重合的人口地理分界线,也是一条总体上区隔肥沃与贫瘠的分界线。当年,胡焕庸线东南一侧的土地供养着全国96%的人口。换句线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具备良好发展条件的不足一半。

  反观中国自身,从一个贫困人口众多的落后国家,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几百年的时空被压缩在几十年的坐标之内,必然呈现传统痼疾、时代矛盾叠加交织的局面。

  从市中心向西北方向出发,驱车100多公里,就进入境内。这座紧邻的城市,所辖区县被列入国家级贫困县的,占比超过六成。

  繁华都市与贫困乡村“比邻而居”。造成这一现状的根源,正是我国长期以来形成的城乡二元体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一些地区对农业农村发展的重视不够,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社会管理过于向城市倾斜。

  如果说一些地方发展的重心倾向导致城乡差距日益扩大,发展的偏差则进一步加剧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

  矿产资源违规开采地表、水电站无序建设截断河流、污染企业偷排偷放埋下“污染”……原来的西北生态屏障伤痕累累。

  问题背后,是一些地方发展之殇:长期注重经济建设、忽视其他领域建设,注重P政绩导向、忽视社会全面发展,注重追求显绩、忽视久久为功。

  透亮的玻璃展柜内,来自天津滨海新区的109枚行政审批公章被永久封存,逐渐褪去了鲜红的颜色。曾经,这里的每一枚公章都是一道通往市场的“”,牢牢住企业与市场的活力。

  现实国情无可回避:社会主要矛盾了,但具体到不同地区不同领域不同群体,供给不足问题仍然存在。

  “‘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是一个整体表述,反映出对中国国情的准确把握。”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说,既有发展不平衡的矛盾,也有发展不足的掣肘,在不足之中,“量”的差距又与“质”的短板并存。

  “全党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牢牢党的基本线这个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

  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冷溶说,在不变中,又要准确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断变化的特点。在继续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

  党的十九大开幕翌日,《南华早报》刊文指出:重新定义社会主要矛盾,暗示中国今后多年、甚至几十年的经济发展重心将发生变化。

  处在“发展起来以后”阶段的当代中国人,站在了破解难题的最前沿:“全党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如何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我国发展起来后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

  十九大报告点明破题之钥:“发展必须是科学发展,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共享的发展。”

  “这个新表述讲的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而不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必须从我国社会发展的历史方位上来思考,思不能窄了。”冷溶说。

  数据回落的背后,是一座工业大市力破“化工围江”的壮士断腕之举。2017年,宜昌关停25家沿江化工企业,迈出长江沿线年行动的第一步。

  “地方财政收入下降,环保支出增加,我们不是没有压力,但为了还长江一江清水,这个腕必须断!”宜昌市副市长袁卫东坦言。

  是否只能重复以资源为代价的老?靠加大投资托起增长的模式走不通了,如何走出一条可持续的新?

  从大开发到大,“宜昌之问”和“长江之问”,正是“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问,也是经济新常态下,整个国家必须作出的战略抉择。

  如果一边是越来越现代化的城市,一边是越来越萧条的乡村,那就不能算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实现平衡、充分的发展,“三农”是必须克服的最大短板。

  2018年2月初,以来第20个、新世纪以来第15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发布。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文件聚焦乡村振兴战略,擘画出一幅新时代中国农村巨变的壮美蓝图。

  这片脱贫攻坚的决战重地,因地处长江和珠江上游、面对不可逾越的生态红线,必须寻找补齐经济社会发展短板的新。

  在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发展战略支撑下,贵州创新发展之越走越宽。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速位居全国第一,自2011年以来,地方经济增速已连续7年、28个季度位居全国前列。

  “在经济整体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同时,一些地区通过抢抓机遇,充分利用一体化市场、型经济和现代化技术,可以超越原有经济结构实现跨越式发展。”宁吉喆说。

  40年前,了一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伟大。的对象,正是“落后的社会生产”,其价值取向则是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

  “党的十九大作出社会主要矛盾的重大论断,这是我们党对的充分肯定,是40年一以贯之推进的逻辑必然。”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三编研部主任龙平平说。

  今天,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已超越空间地域范畴,也不只限于经济领域之内。经济建设、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相互交织,相互作用。

  “这要求我们运用系统思维,用全面深化的办法,那些造成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中副会长张文显说,社会主要矛盾的,对国家治理现代化提出了新的要求。

  “中国要前进,就要全面深化。面对人民群众新期待,我们必须坚定信心,以更大的勇气和智慧、更有力的措施和办法推进,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创造活力。”习总这样向宣示。

  紧扣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守牢风险底线,开拓发展创新,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正在迎来一场而华丽的转身。

  “习正在带领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领导的国家,完成这个转折。”美国探索频道纪录片《中国:习时代》点评。

  1937年,同志在著名的《矛盾论》中写道:“中国人必须学会这个方法,才能正确地分析中国的历史和现状,并推断的将来。”

  80年后,习总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深刻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对党和国家工作提出了许多新要求。”

  以史为鉴。每当我们党准确认识和把握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就能够将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反之则曲折。

  时代同行。从“物质文化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从“落后的社会生产”到“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中国人带领人民在实现梦想的航程上奋力前行。

  春日暖阳下,中央党校掠燕湖波光粼粼。湖心亭畔,停泊着为纪念嘉兴南湖红船而仿建的木船。曾在这里参观的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中国研究学者费立民,领了相同的结论。

  “中国可以取得成功,因为中国的思想理论代代传承延续,并在此基础上把握时代特点,不断创新发展。”费立民说。

  明确中国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的优势,提出新发展,作出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要求既做大“蛋糕”又分好“蛋糕”,强调使发展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党的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在理政的伟大实践中,展现出对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敏锐洞察与深邃思考。

  “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根据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一客观事实,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这一立场,科学回答新时代课题,为中国逐步解决社会主要矛盾提供了根本遵循。”中央党校教授董振华说。

  神州各地,已出乘势而动、因势而进的新气象,直击不平衡不充分短板,为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的政策和制度体系:

  海南提出务实推进“放管服”,实现80%的事项网上审批,提高服务效率和透明度;大力发展普惠性幼儿园、承诺年内新增学位3万个左右;云南启动实施新增的3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易地扶贫搬迁任务……

  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加大力度,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今年的工作报告部署一系列举措。

  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要下降3%,重点地区细颗粒物(PM2.5)浓度继续下降……把群众最关切最烦心的事一件一件解决好,促进社会公平和人的全面发展,人民生活将随着国家发展一年更比一年好。

  “扎实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全面做好稳增长、促、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再上新台阶。”

  习总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一次会议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指明了适应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清晰径。

  站在历史交汇期,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胜利在望,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恢宏大幕,正在徐徐拉开。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