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46岁病逝:让服刑人员学会自尊自强社会

时间:2018-03-22 00:2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刘海俊从警25年,在萨拉齐,他先后任过干事、中队长、分、副长,2015年年底至去世一直负责生活卫生科工作。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每日因工作徒步超过10公里,年度出勤超过300天。如今,他匆忙的脚步声成了同事永久的记忆。

  2018年3月14日,是刘海俊离开4个月整的日子。这天,《法制日报》记者来到萨拉齐,听他的同事、亲人讲述刘海俊的故事。

  “刘海俊是2017年11月14日18时20分去世的,包头市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大夫在治疗时非常惋惜,他们不理解刘海俊为何如此拖延,发烧两个月不去医院,为何如此不看重自己的身体。”陈芳告诉记者。

  刘海英是刘海俊的姐姐,姐弟两相差七岁。弟弟去世4个月后,刘海英与记者见面时仍然满脸悲伤。

  “弟弟反复高烧两个月,弟媳妇劝他抽空去医院看看,别老扛着,可弟弟总说忙完这几件事,服刑人员有菜吃、有棉服穿、有好大夫给看病,然后再去检查。”刘海英回忆。

  “大夫当时就让弟弟办理住院,他不肯。他说:我单位还有事儿,得回去,现在不能住院。大夫问他,你是要命还是要工作?”刘海英说。

  “弟弟在电话里对我说,他在医院给单位联系业务,身体不舒服顺便检查一下,明天轮到他值班,如果他回不去,让我帮忙给单位领导打电话请个病假……”说着,刘海英已泪流满面。

  从住进医院,刘海俊就再没下过床。刘海俊的病情很快恶化,气短、乏力、不能平卧。大夫说这是心衰的症状。

  2017年11月14日中午,刘海英让儿子给舅舅陪床,她和弟媳妇回家取换洗衣物。考虑到医院去治疗,肯定瞒不住老人,刘海英只好将实情告诉母亲。老母亲不放心,要去医院看看。这时,刘海英的儿子打来电话:“妈,别多问,你们赶紧过来。”

  “舅舅说他快不行了,让我带话,告诉妈妈把家里人照顾好,让妈妈替他跟领导说声抱歉,工作任务没有完成。”刘海英的儿子回忆说。

  萨拉齐始建于1959年,旧址在老窝铺村,坐落于大青山深处,2000年搬迁至现在的新址,条件一直很艰苦。

  刘海俊的父亲也是一名,从小对父亲的,让刘海俊对心生向往。1990年,19岁的刘海俊参加工作,成为第三的一名工人。

  1993年,刘海俊来到萨拉齐(当时称为自治区第五支队),每天带服刑人员出工装大火车。他开着装载机,先装小火车,再把小火车从煤矿拉到换装站,带着服刑人员继续装大火车,有时候一干就是好几天,从来没出过安全事故。

  “他每天来单位比别人早,回家比别人晚。”萨拉齐四副长吕宇飞说,每天8时10分,刘海俊准时来到办公室“装备”上4公斤左右重的“六件套”(执勤记录本、对讲机、催泪喷雾器、强光手电、警哨、伸缩)开始工作。

  “刘科长的车和别人的车剐蹭过两次,一次是他碰别人,一次是别人碰他,自那以后他每次出门倒车都要先鸣笛,我每天早上都能听见,现在再也听不到了……”话没说完,吕宇飞的眼圈儿红了。他揉揉眼睛,声音低沉地说:“2014年冬天的一个凌晨,我接到指挥电话说,服刑人员食堂在冒烟。我立即向刘海俊汇报,当时他加完班正在洗澡,随即简单擦了把身子,穿上衣服,带着我直奔现场。第二天他就发烧了,但是他没请假,吃了点药硬扛过来。这次他怎么就没扛过去呢!”

  “有年冬天的一个晚上,锅炉火突然灭了,如果锅炉烧不起来,热水就烧不了,蒸汽供不出,早饭就做不成。”程建锋回忆说,当天早上4点,刘海俊发现情况后,带着两名服刑人员去掏锅炉灰,把水又续进去,一直到8点把早饭做熟。

  无传染疾病,是工作的一项工作标准。“无传染病的基础就是要食品安全卫生。这么多年来,食堂达标为无传染疾病提供了保障。”萨拉齐长杨卫平说。

  “他非常努力,在工作中从来不耍滑头或者降低标准。对上级的要求或领导布置的工作,他想尽一切办法努力做好、做得更好。”程建锋说,“你看这,多干净。刚开始的时候,一到冬天,随处可见冻住的痰。这虽然是个小小的细节,但要花很长时间和精力才能抓出来。刘海俊抓得真不错,他责任心很强。”

  2017年11月16日,自治区党委会上,自治区厅长、管理局党委毕力夫,自治区副厅长、管理局局长徐宏光,要求自治区全狱范围内开展向刘海俊同志学习的活动。目前,自治区追授刘海俊一等功。

  萨拉齐党委委员、纪委刘东鑫在追忆刘海俊事迹时深情地说:“刘海俊同志在平凡的岗位上恪尽职守、认真履职,严谨负责、执法,、无怨无悔,诠释了一名员和一名人民新时代的风采。”

  受到过刘海俊“传、帮、带”的青年眼含热泪说:“他曾我们,做不仅要服刑人员跑不了,而且要把他们好。”

  工作之余,刘海俊经常钻研服刑人员心理学,晚上到服刑人员搜集狱情、整理日志,随时对服刑人员进行疏导教育。

  服刑人员对刘海俊“又爱又恨”。一开始,刘海俊对服刑人员的工作提出,大家都觉得是“鸡蛋里头挑骨头”,但接触多了,大家理解了他,更为他能如此细心而。

  服刑人员李某说:“刘海俊队长对饭菜的质量要求特别高。2013年夏天,有一天我做完菜,刘队长尝了尝,指出菜色深,让少放酱油,还跟我讲道理说,要根据季节变化和人的生理特点放调料,夏天做菜应该味道偏淡,颜色偏淡,冬天应该颜色偏重,这样大家才有食欲。”

  服刑人员徐某说:“刘队特别和蔼可亲。遇到问题,他从来不当着大家的面叫谁去谈话,总是在我们工作的时候,好似不经意间说一句,没让我们觉得有心理负担。”

  听到刘海俊去世的消息,服刑人员康某哽咽着说:“我多次,从没有过社会的想法,但是刘队使我深受和教育。他看我穿着露脚趾的鞋,就给我买了3双新鞋。在我生病时,他给我煮面……我很快就要出狱了,回归社会后,我一定要向刘队学习,踏实认真地做事。”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